<form id="5nth5"></form>
                    <address id="5nth5"></address>

                                  <address id="5nth5"></address>
                                  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微型小說
                                  • 正文內容

                                  掃墓

                                  閱讀:817 次 作者:墨梅 來源:一起問道 發布日期:2022-02-20 07:18:38
                                  基本介紹:

                                    “來了,來了!”

                                    大鼻子校車黃色的身影剛從十字路口拐入,街兩旁守候多時的雕塑般的存在,立刻注入了生機。

                                    老吳也收起了手機,扭了扭脖子,望向校車方向。

                                    近了,近了,車窗玻璃上碩大的紅底黑字也看清了——六(5)班。孫子在二班呢,老吳篤悠悠地把目光轉向了學校圍墻上的電子大屏。大屏上字幕在滾動:

                                    “祭奠英烈,傳承紅色基因;

                                    挑戰極限,培育時代新人。

                                    祝六年級畢業季系列活動圓滿成功!”

                                    老吳雖然是從教育崗位上退休的,也才五年,可對文字背后的意思好像不怎么能拎清。這是去掃墓吧?坐大鼻子校車有什么好挑戰的呢?昨天兒子帶孫子過來一吃完晚飯,就催著他爸趕緊回家,嚷嚷著要買這買那的,老吳還以為孫子春游去呢。

                                    老吳的思緒飛遠了,那是六十年代末,自己跟孫子這般大的時候,在老家的村小也有過那么一次掃墓,是真讓他刻骨銘心。老校長帶著全校師生,也就三十來人吧,徒步五公里到公社大禮堂——其實就是一個老廟——接受憶苦思甜的教育。大禮堂里聚了各村來的大大小小的學生,聽了好幾個人講話,就記住了一個“蓮藕藏彈”的故事,原來,除了董存瑞、邱少云,自己身邊也有英雄,這勾起了多少男娃的英雄夢啊!十年后的對越自衛還擊戰,村里還真出了英雄呢。至于吃了憶苦的糠團和思甜的發糕,那是幾天幾夜都念叨不止的話題。糠團是用糠和了野菜揉成的小粒,雖然噎喉嚨,可微微的咸味,也讓兒時的老吳有吃上過年的好東西的感覺;發糕的糖精味,甜啊,比巴掌小了一圈的發糕,是抿著、舔著、含著,吃了多久也舍不得吃完的。等一禮堂的人都在小樹林里站定,默哀三分鐘的時候,兒時老吳小小的心里,種下了一顆種子:實現四個現代化,將來想吃多甜的發糕就吃多甜的發糕,想吃多大的發糕就吃多大的發糕。

                                    老吳忍不住笑了,看著校車上蹦跶下來的孩子們,挎著的,拎著的,背著的,是千奇百怪的包,五花八門的水壺,吃的喝的變著花樣,哪個孩子還會看上發糕呢。

                                    老吳下意識地瞥了瞥電子屏,“挑戰極限”從右邊游動著往前,消失在大屏的左側。“挑戰極限……”老吳嘀咕著,不禁想起了當年,九十年代初,他已是城郊結合部一所兩軌制小學的校長,一篇《夏令營中的較量》讓他痛心疾首,他策劃了一、六年級學生三公里徒步祭掃烈士墓活動,出發時的誓言孩子們喊得震天響:“致敬先烈,鍛煉意志,我能行,我們一定行!”老吳渾身熱乎起來了,這次活動還成了市晚報的頭版,那張報紙老吳至今珍藏,報紙里還夾著幾張照片,有在英烈墓前一年級同學集體入隊,六年級同學拍集體畢業照,畢業照里就有老吳的兒子。有意義,老吳肯定地想,比現在這樣有意義。

                                    大鼻子校車即停即下即走,一輛輛從老吳面前緩緩駛過。

                                    “爺爺——”老吳一晃神兒,才發現孫子冒了出來。

                                    “玩得開心吧?”老吳一張嘴,把自己也嚇了一跳。剛剛還在心里琢磨著得跟孫子講講“挑戰極限”來著,年輕時候對兒子的嚴肅、嚴厲,一到孫子面前,就跟雪花遇著了碳爐,說不見就不見了。

                                    “開心?何止啊!”孫子興奮起來了,“左手指北針,右手地圖,定向越野,一路清除爆炸點……”孫子連說帶比劃,一溜小跑到了老吳停墻邊的老頭電動車前,順勢拉開了車門,騰一下跳了上去,“第一名,我們八大好漢的‘龍行天下’組第一名!”

                                    孫子講得熱乎,老吳卻一臉懵,訕訕一笑:“哦,你們不是去掃墓的。”

                                    “二合一,先掃墓,再去露營谷挑戰極限,懂不?”露營谷是新開發的野外拓展基地,老吳真不懂。

                                    “哇——”孫子驚訝地從后座一下把手腕伸到老吳眼前,電話手表上赫然顯示著“18700”:“一萬八千七,看看,看看,我今天的步數要爆表啦!”

                                    “這么厲害啊!”老吳這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哄孫子高興的“你真棒”。

                                    “……奔跑吧,驕傲的少年,年輕的心里面是堅定的信念。燃燒吧,驕傲的熱血,勝利的歌我要再唱一遍……”孫子撥弄著手表,跟著唱起了歌,那是偶像唱的,孫子整個人都打起了節奏,連老頭車都應景地晃起來。

                                    有意思,老吳肯定地想,現在也挺有意思的。


                                  標簽:微型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1. 上一頁:知魚
                                2. 下一頁:那也好
                                3. BOB官方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