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nth5"></form>
                    <address id="5nth5"></address>

                                  <address id="5nth5"></address>
                                  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聽見

                                  閱讀:882 次 作者:周天紅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22-03-12 16:00: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小說投稿作品。

                                    陰五爺左手拿碗,用右手的二指拇輕輕敲敲碗口邊子。

                                    陰五爺說,你聽聽,這是多好的碗。

                                    來的人把耳朵盡量靠近,靜下來聽聽,隨口應上一句,買了。進山來的人就是沖著陰五爺的碗來的。男的女的,老的年輕的,開大車的開小車的,翻山越嶺爬山涉水坐車過渡,進到山里來,就一門心思,買陰五爺的碗。

                                    陰五爺做碗,那是出了名的手藝人。山前山后那些泥巴,在別人手里就是泥巴,不要說賣錢了,下雨天泥爛水滑的讓人摔跟頭,還煩死人呢。那些泥巴在陰五爺的手里就是碗就能招來客就是賣錢的貨。陰五爺做碗燒碗賣碗的手藝,說來也簡單。碗燒成了,一看,二摸,三聽。看色澤,摸材質,聽聲音。燒碗也是技術活,其實也不簡單。看色澤靠眼力勁。摸材質靠手感和經驗。聽聲音,那就更是個考驗人的活了。陰五爺拿起一只碗,習慣性地用右手二指拇輕輕敲敲,再放在耳朵邊聽,就能說出碗的好壞和出窯的年代。

                                    正因為有這個手藝活,陰五爺的碗店和窯廠才成天人來人往。

                                    進山來的人,有看碗的,有買碗的,也有帶著碗來找陰五爺鑒定個好壞的。陰五爺是來者不拒一一接待。一個碗匠嘛,說著碗的事兒那就是有著說不完的話題。燒碗的土要取什么樣的土。燒窯的炭要用什么炭。火焰要燒到什么焰色。出窯要把握住什么火候。這些話題,陰五爺擺談起來就口若懸河一句接著一句沒完沒了。來者都是客。陰五爺拿著碗,一樣一樣給客人介紹,一個一個敲給客人聽,聽得客人滿意為此。

                                    陰五爺說,聽見了嗎,好碗,都是好碗。

                                    村子里當然能燒出好碗了。一個大山深溝里的村子。到處都是燒碗的好土。那土質,全是黃泥巴,又沾又潤,捏起成粑粑樣。燒出來的碗釉面光亮,易著色,聲音脆性,盛雞盛鴨裝骨頭湯好喝,隔一兩天都不變味兒。還有就是陰五爺那手藝,做碗燒碗講起碗的事兒來,讓進山來的人聽得津津有味,太陽偏西都不想走。陰五爺的碗,村里人指定著買。山外的人開著車進山來買。那些城里的人,你喊著我,我約著你,一個帶著一個或一群一路來買。你說,陰五爺的碗能不好嗎。

                                    我不想聽好碗的聲音,我只想聽那半個碗的聲音。來人說。

                                    半個碗?來人一句話,把陰五爺說愣了。一個開著碗廠的碗匠,留著半個碗有什么用呢?陰五爺的兩只眼睛直直地盯著來人。

                                    陰五爺說,我的全是好碗,沒有半個碗。

                                    來人說,有,你肯定有。

                                    陰五爺看了來人一眼,低下頭,不再說話。

                                    半個碗。柱子左摸右找,在地上扒拉了半天,就找著半個碗。陰五爺躺在地上,全身無力爛得如泥,站都站不起來。水,水,水。陰五爺的嘴里一直念叨著,要喝水。嘴巴都干裂出血印子了,就等著一口水。

                                    那里有水呢。山洞在半山腰眼子上,要取水,就得下到半巖下的山壁里,那里有一股泉水。用什么取水呀。周圍都是荒山野嶺,風吹石頭滿山跑,沒有大的樹皮葉子。用手捧著,還沒爬上巖洞,水早沒了。柱子找來找去,找著半個碗。那半個碗,還是山里人套老鷹捉麻雀引誘放食的碗,早都臟了臭了。碗上都起苔蘚了,厚厚的一層。

                                    半個碗就是半個碗,半個碗救了兩個娃的命。

                                    命。你們這幫人的命,能算命嗎?再說了,你們要想保住自己的命,就得把那兩個娃的命送走。管家站在老板身邊,說起話來比老板手里的拐棍還硬。老板開著碗廠經營著窯廠,勢力大著呢。

                                    陰五爺病了,柱子也病了,好幾個工友都病了。

                                    不管是什么病,要傳染人的就是惡病。惡病治不好,就得抓緊把人處理了。老板安排管家。管家更是下得起手。要不,怎么成得了管家呢。

                                    半夜里,管家安排了幾個看管打手。陰五爺和柱子被抬到了窯廠后山的巖洞里,聽天由命,等死了。陰五爺還小。柱子稍微大一些。天亮時,柱子醒了。柱子醒來時,找著那半個碗。那半個碗就成了兩個娃的救命稻草。后山深溝里,不但有水,還有各種草藥。柱子的爹被村子里的惡人打了一頓后,一直就成了老病號。找不到地方說理,買不起藥,也請不起醫生,就靠山里的草藥多活了幾年。從小柱子就跟著爹上山采草藥。對草藥的事兒,柱子懂得不少。靠著那半個碗取水熬藥,兩個娃的惡病,好了。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帶著隊伍帶著兵來老板的廠子。大家都驚呆了。

                                    好啊,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一幫人在老板的廠子里燒碗挖窯成天光著膀子破衣爛裳地賣力干著,不要說拿錢走人,就是能把命帶出去,那都是做夢的事兒。那廠子,就是個黑窯廠。隊伍收了黑心老板的黑廠,解救了一幫兄弟伙的命。隊伍走時,柱子也給著隊伍走了。看著那個叫柱子的哥給著隊伍,雄糾糾氣昂昂地走在隊伍里的身影,陰五爺捏著手里的半個碗,爬上了回家的那道山梁。

                                    陰五爺說,你是?

                                    來人說,我就是那個柱子的娃呀。

                                    陰五爺說,你找那半個碗做什么。

                                    來人說,三年前的一個晚上,我爹臨去逝時,一直說著那半個碗的事兒。我爹說,那半個碗不只是半個碗,還有他的一個過命的兄弟。

                                    陰五爺靜了靜,站起來轉身進屋,真取出了那半個碗。陰五爺輕松地一層一層地打開外面的包裝,露出了半個碗,干干凈凈,油亮色的。

                                    陰五爺說,我這個碗匠,看過的碗千千萬萬個,這個半個碗,是我一生見著的最好的碗。

                                    陰五爺拿起碗,用右手二指拇輕輕一敲,聲音依舊清脆響亮。那聲音,也許好多人都能聽見。

                                    據說,后來,陰五爺的名氣和生意就更響了。


                                  標簽: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1. 上一頁:
                                2. BOB官方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