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nth5"></form>
                    <address id="5nth5"></address>

                                  <address id="5nth5"></address>
                                  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雜文 評論
                                  • 正文內容

                                  關于中國詩歌的幾點思考

                                  閱讀:544 次 作者:黃建華 來源:北青網 發布日期:2022-04-20 21:58: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詩歌評論。

                                    對于我來說,一提到“詩歌”這兩個字,就會在腦海里閃現出“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等等詩句來。詩歌,已經被我們概念化為一種美好和經典的語言。詩歌,也培養和滋潤了我們幾千年,更是優雅和文化的象征。

                                    詩歌經過幾千年的發展至今,從古文言到現代白話、從格式體到自由體、從少數人的創作到大眾層面的參與創作。古今詩歌在很多方面都有了很大變化,是時候需要對詩歌進行一些劃時代的思考了,這也是我作為一名詩歌愛好者和創作者義不容辭的責任。我不是詩歌研究者,不是詩歌理論派,更不是名人名家,僅從我的讀詩和創作感受來談些不夠系統但卻是獨立認真的思考。

                                    一、詩歌是什么

                                    詩歌從什么時候誕生?我不得而知。第一首詩歌是什么?有人說《擊壤歌》是中國的第一首詩,我沒有考證過。有人說,詩言志,這也未必是常態。在我看來,詩有著豐富性和多樣性,如同盲人摸象一般,你從不同方向去感受是有著不同的體驗和看法。

                                    1、詩還是詩歌?我從開始就沒有對此進行辨別,一般看法,詩和詩歌是互通的,詩歌等于詩,詩也等于詩歌。如果要我必須為此說上幾句的話,簡單講,詠唱的為詩歌,僅文字記錄的為詩。古時候的詩大多是要唱出來或者吟詠的,故此詩也就等同于詩歌了。至于現代,除了少數的詩被譜曲成歌演唱外,大多數詩停留在讀的層面,還不是朗讀而是默讀,更不是過去意義上的吟詠誦,人們還是習慣上把詩和詩歌作同一觀。換句話說,現代人的常規概念里詩和詩歌是一回事,這并不影響我們欣賞和創作。

                                    2、詩歌是主體的表達。是詩人主體的一種自發和自覺表達,是一種能動和沖動。在我看來,更多表達的是情感、情緒,也可以是思考、志意。“秦時明月漢時關”表達出了一種永恒和滄桑,“鵝鵝鵝,曲項向天歌”表達出了一份天真和自然,“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表達除了某種曲折與向往。

                                    3、詩歌是表達形式。表達可以是唱,也可以是哭笑、舞蹈。只有以文字記錄下來,又符合一定的格式要求才是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是種生存狀態,文字化以后才成為詩。“醉舞梁園夜,行歌泗水春”是系列的活動,有飲酒、舞蹈、旅行、放歌,也有時間和地點,惟有落到了文字上,又有李白行云流水的表達和對仗的美,才成為了詩。

                                    4、詩歌是記錄。作為記錄的詩歌,既記載宏大的歷史和社會主題,更記錄個人的生老病死和喜怒哀樂。《荷馬史詩》《神曲》《浮士德》和《茅屋為秋風所破歌》《關山月》《隴西行》《以夢為馬》于此并沒有本質的區別。李白的詩記錄了他一生的追求向往,杜甫的是記錄了他一生的顛沛流離,李清照的詞記錄了她青少年的閑適美好和中老年的憂愁風雨。

                                    5、詩歌是格式。散文、賦、詩歌都是文學形式,而詩歌是有著自己的格式要求的,也是一種約束。比如《詩經》以四言為約束,加上韻律要求。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楚辭》則以語氣詞“兮”為標志,如”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到了六朝的駢體文則是把對仗發展到相當的高度,如庾信的“關門臨白狄,城影入黃河。秋風別蘇武,寒水送荊軻。”、左思的“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唐詩宋詞元曲作為詩歌也都有自己的要求,不一一列舉。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西學東漸和倡導白話文以來,自由詩蓬勃發展,涌現了如“再別康橋”等不少新詩佳作。

                                    6、詩歌是生命。生命的長短、寬窄、高下、明暗等在詩歌中有充分的體現。有的詩歌穿越千年、歷久彌新,如“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有的詩歌境界高遠,如“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也有的如“凄凄慘慘戚戚”“秋風秋雨愁煞人”“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有的詩歌屬于人類,有的屬于民族,有的屬于當代,有的只屬于個人。

                                    7,關于好詩。好詩是能引發廣泛共鳴、表達共性情感的,能為廣泛接受并傳播。好詩必不可少的要素是情真意切、哲理悠思、文辭簡約通俗。詩有各種,惟有好詩令人難忘和長久流傳。如“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天涯何處無芳草”、“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等等。自由詩一樣可以出好詩。

                                    二、關于詩歌的今古

                                    什么是古詩?什么是今詩?什么是新詩?什么是現代詩?什么是古體詩?什么是近體詩?什么是舊體詩?我沒有從理論和體系上去研究,僅從一個詩歌愛好者和創作者的角度看,明顯感覺有些混亂,這對于大眾接受和詩歌創作是很不利的,有必要在當代環境下進行重新梳理。

                                    詩歌體式可以以新文化運動時期為標志劃分為古體詩(格式詩)和自由詩。我不大主張用新體和舊體來稱呼,似乎新就代表好和先進,舊就代表不好和落后。古體詩最大的特點是格式約束,從《詩經》《楚辭》到唐詩宋詞無不如此。因此,我們可以按照這個特點區分,無論四言、五言、七言、雜言,還是宋詞、元曲,都稱為古體詩。這其中就包括在唐代發展到高峰的近體詩,其顯著標志是格律約束,除了押韻之外,要求對仗,并在平仄上進行強制要求。所謂近體是在唐代的時間線上看,如今時間已經過了一千多年,還是言必稱近體容易造成誤解,當然,我并不反對在小眾的理論研究和專業范疇里繼續沿用近體說法。如此,古體詩就包括了以《詩經》為代表的四言詩、《楚辭》、漢魏晉以五言為代表的古詩、南北朝發展起來的駢體、唐朝代表性的絕句和律詩、宋詞、元曲。宋詞和元曲是唐詩的流變,也都有著各自在詞牌和曲牌上的格式要求。這些格式要求集中體現在字數、行數、押韻、平仄等方面,不再一一展開。自由詩的特點是自由,不受字數、行數、音韻、平仄的約束,可以更自由更充分地創作和表達。恰恰是因為自由,無拘無束,任何創作者都可以根據自己的經歷、儲備、體驗按照自己的意愿進行表達,甚至都要體現出自己的個性和與眾不同,于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局面形成了,換個角度也可以說是蓬勃和繁榮,近些年出現的各種體就與此相關,這其中也有域外詩歌的較大影響。目前來看,自由詩還在探索發展和野蠻生長階段,還沒有形成自己的體系,誰是大師級別的詩人也沒有定論,還需要時日令其發展。

                                    詩歌有古詩和新詩之別,以年代來區分,五百年以前的毫無疑問可以稱為古詩,目前看,以新文化運動為分界線也是一種合理的劃分,之前稱古詩,之后稱新詩,新詩還可以有現代和當代等劃分,即便是現在人寫的古體詩一樣也是新詩。古詩就是古人和古時的詩,這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變化,新詩即是今人的詩,也可以叫今詩,可是自由詩也可以是古體詩。因此,時間線以來詩人們用古體創作的詩屬于現代詩,并不是古詩。換句話說,新詩由古體(格式詩)和自由詩構成。不能把自由詩完全等同于新詩,更不能一說新詩就理解為自由詩。我個人以創作古體詩為主,我的詩就是新詩,也可以叫新古體,但并不是古詩。重新區分古體詩和自由詩、古詩和新詩對于廓清一些認識、更好開展詩歌創作有重要意義。

                                    三、詩歌繁榮與中華復興

                                    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近代以來中國人的不息夢想,凝聚著尊嚴與幸福。唐朝是中國歷史上最為繁盛的朝代,唐詩與大唐相互成就,唐詩更是詩歌文化的高峰,一提到唐代,自然就想到唐詩,幾乎達到了唐詩等于唐朝的地步。

                                    任何一個偉大民族的偉大興盛,都必然包含著連同詩歌在內的文化的繁榮,換個角度說,文化繁榮更是國家偉大的標志,詩歌可以領文化之先。

                                    中華民族有悠遠的詩歌傳統,并且創造了燦爛的詩歌文化。無論《詩經》《楚辭》,還是唐詩宋詞,都成了滋養我們民族精神的有機營養,更是直接哺育和激勵了無數的先賢和仁人志士,匯成了浩蕩的文明江流。

                                    因此,新時代必須鼓勵詩歌的創作和發展,這既包括自由詩的繼續探索,更包括古體詩的生機煥發。無論古體詩、自由詩都要以文化、文明和時代、創造為養料和原料進行創作。古體詩在古代已經創造了輝煌,其形式美和內容美都無與倫比,但并不是到了盡頭,也不是不可企及,復興二字對于古體詩也尤為重要,古體詩大有可為。把古體和現代的環境、技術、視野、人文等結合一樣可以創作出屬于時代、屬于民族和屬于人類的好作品來。自由詩在我國方興百年,與古體詩和國外詩歌的悠久相比,時間還很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也存在巨大的發展空間。百年來的探索和當下的各種嘗試,有其必然性,更有實踐意義,不必簡單一棍子打死。僅從這百年來的創作來看,涌現了許多佳作和代表性詩人,包括徐志摩、林徽因、戴望舒、食指、北島、顧城、海子、舒婷等很多詩人都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寫下了動人的詩篇。目前,各路現代詩人還馳騁在創作的原野,找尋著目標和方向,也在不斷進行著創作。應該說,自由詩有著無限的空間和廣闊的未來。

                                    四、我的幾點認識

                                    1、關于古體詩。古體詩和自由詩互有長短。從格式上來看,古體詩更有節奏和韻律感。有人認為古體詩已經發展到盡頭,沒辦法超越和創新了,在我看來,這是不準確的。盲目崇拜唐詩是這一認知的主要來源,似乎唐詩已經窮盡了格律。要糾正唐詩窮盡論和機械的古體詩格律論,本質上這兩者是相通的。

                                    從前者來看,唐朝發展到高峰的格律詩,只是從平仄、對仗、押韻上做出了規定,并總結出若干范式,而對于更加細化的諸如同一句中、上下句間需要回避的聲和韻等就沒有進行總結歸納。唐之后的宋詩和宋詞分別走上了各自的道路,都沒有對唐詩的格律進行發揚光大、更進一步。從客觀上看,格律詩在此前的時代里的確是最成熟的。

                                    從后者來看,既要看到唐代格律詩的輝煌,有高山仰止的一面,更要看到現今條件與千年前的不同。唐時的平仄聲和如今普通話的四聲并不完全對應,過去的入聲字已經不是現代漢語必修內容。詩歌在過去的吟詠和現在的朗讀也差別巨大。繼續固守唐詩的格律,除了極少數研究者和愛好者外,已經沒有必要。因此,我們常常可以看到有的唐詩現在讀起來并不押韻,比如杜甫《登高》里的“潦倒新停濁酒杯”的“杯”字和前面的“來”字不是同一韻母。另外,現在的很多律體詩除了格式像模像樣外,并沒有唐詩的神韻和境界,格律成了一種苛求和刻意為之。

                                    為此,新的古體詩創作就需要以現在的普通話為基礎、以朗讀而非詠唱為目的進行,法古體詩之美,易古體詩之“俗”。詩之美關鍵在情真意切,失去了這個核心,任何格律也就失去了意義,是典型的舍本逐末。這并不是簡單地說古體詩不好,是因為新的時代條件下,照搬唐人的寫法寫古體詩已經很難。新古體詩的擁躉并不少,也不乏優秀的新篇。不能說古體詩已經沒有價值,有的作者就認為古體詩巔峰已過沒有什么意義了,反而余秀華的詩更有人間煙火氣,這就更是典型的因小失大、厚此薄彼。新古體詩,既要繼承,也要創新,更要發展。在此,我要大聲對那些拿著一本平仄表或者近體詩范式來對新古體詩進行評判的做法說“不”,削足適履、刻舟求劍可以休矣。要把握詩歌的核心與本質,言之無物再裝裱華麗也不會贏得喜歡。我這里并不反對極個別造詣深厚能用古法寫出佳作的詩人們。

                                    2、關于自由詩界。自由詩界出現了很多怪現象和亂象,比如:體制內一些職業詩人們相互吹捧,看不上自由詩人、草根詩人。草根詩人又鄙視官方詩人寫不出好詩。有的詩人有了點兒名氣、形成了風格就看不起其他詩人,凡事和自己風格不同的一概批評、打壓。有的過于追求標新立異,甚至文辭無底線,追求所謂的“語不驚人死不休”。有的拉幫結伙,勢力庸俗,熟人關系的詩作好發表,能帶來好處的人的作品好發表。詩歌的繁榮需要探索的精神、包容的態度、追求真善美的思想。

                                    這個時代是巨變的時代,新舊交替的時代,從這邊看似乎是最差的時代,從那邊看又亦或是最好的時代。激濁揚清,大浪淘沙,必然是時代的主旋律。有時候,也需要讓子彈飛一會兒。“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留下來的必然是經過人心和歷史檢驗的好作品。也呼吁媒體更多關注和推廣好作品。

                                    我真心希望有越來越多的人擁有詩意,投身到詩歌創作中,發乎情、動乎心、成于思、落于詩。以時代為號角,以才情為筆墨,赴身詩歌創作,謳歌祖國的壯麗河山、抒發個人的情感志意、抵達光明、直指黑暗,創作出詩人滿意、讀者喜歡的好的詩歌作品。

                                    3、詩歌的代表性問題。簡言之,就是誰在表達和為誰表達的問題。由于移動互聯網和自媒體的發達,事實上加劇了不同表達間的鴻溝。賈淺淺、唐以洪、余秀華所處環境、生存狀況、思想狀態都是不同的,寫出來的東西自然是面向不同的讀者群,在被讀者接受同時就已經是有了選擇的。余秀華憑什么不能寫詩?她的詩憑什么不能被傳誦?賈淺淺又憑什么不能?不把詩歌神圣化和標簽化,各得其所就是了。唐宋詩篇主要是士大夫的詩篇,不是普通大眾的詩篇,盡管其中有些主題和內容是關于百姓生存的。當然,我們更需要表達人類共同生存環境、共同審美需求和共同情緒、共同思想的作品,比如李白、王維對山河、田園的表達,蘇軾、李商隱對時代和人生的感受和思考,等等。反映一類人的狀況的詩也是需要的、也是必要的,你可以喜歡也可以不喜歡。如果涉及詩本身之外的裙帶關系、圈子文化等,不是詩本身的問題,可以另外討論。


                                  標簽:文學,詩歌,評論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BOB官方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