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nth5"></form>
                    <address id="5nth5"></address>

                                  <address id="5nth5"></address>
                                  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人物 企業
                                  • 正文內容

                                  任正非:我們永遠都是狼文化 華為總部基地永遠在深圳

                                  閱讀:2935 次 作者: 來源:新華視點 發布日期:2018-04-06 11:22:29
                                  基本介紹:

                                    華為公司近日亮出2017年成績單,實現全球銷售收入6036億元,同比增長15.7%。數字亮眼,但是在華為總裁任正非看來,華為只是“剛啟航的航母”。

                                    華為將如何駛向未來?5G商用何時到來?中國企業應怎樣抓住人工智能時代的機遇?新華社記者與任正非面對面。

                                    4月4日,任正非在華為深圳總部坂田基地與記者交流。

                                    聚焦主航道:網絡不斷簡化研發投入持續

                                    記者:最近這些年華為的研發費用投入占到銷售收入的15%左右,未來華為的研發還會投向哪些創新領域?

                                    任正非:主要是投在主航道上的基礎研究,人工智能部分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人工智能的突破主要是算法、算力和數據,這些都是很難突破的,我們跟隨世界的投入前進,同步世界的發展。

                                    在人工智能領域,目前我們主要做基礎研究,用于改進內部管理,如果要運用到產品上,還存在相當長的時間和距離。對于前沿科學,研發實行先“開一槍”,“讓子彈飛一會兒”;看到線索再“打一炮”,只需要小范圍研究討論就能決定;如果攻“城墻口”需要投入“范弗里特彈藥量”(意指不計成本地投入龐大的彈藥量進行密集轟炸),由管理層集體決策。

                                    記者:5G商用加速,華為在5G上面有怎樣的布局?

                                    任正非:科學技術的超前研究不代表社會需求已經產生。如果社會需求沒有發展到我們想象的程度,我們投入進去意義就沒有那么大,因此,5G可能被炒作過熱,我不認為現在5G有這么大的市場空間,因為需求沒有完全產生。如果說無人駕駛需要5G,現在能有幾臺車在無人駕駛?其實輪船、飛機等已經實現了無人駕駛,但是如果飛行員不上飛機,乘客敢上飛機嗎?就是這個道理。系統工程不是有一個喇叭口就能解決的問題。

                                    記者:華為會不會多元化發展?在新經濟領域有新的布局?

                                    任正非:我們講的是管道,只管流量的流動。終端也是管道,它相當于“水龍頭”,企業業務也是管道。我們的技術理論架構模式,將推行“每比特成本下降的摩爾定律”,做網絡的不斷簡化。網絡不斷簡化的結果是,我們的銷售收入將會不斷減少,但受益的是整個社會。華為公司過去這么多年,其實就是在做這個事情。我們不斷遞減,需要在基礎科學上做出更大研究。但是我們不會做多元化業務,會永遠聚焦在主航道上。

                                    扎根基礎研究:沙灘上的房子遲早會坍塌,要做東北的黑土地

                                    記者:目前在技術研究上亟須補齊的短板是哪些方面?

                                    任正非:搞制造業要扎扎實實,靠炒炒股、炒炒房不行,數學不是能“炒”出來的,需要數十年的努力。人工智能不可建造在沙灘上,這個“房子”遲早是會坍塌的。人工智能的基礎算法、算力、數據,目前我們前兩項研究還是弱的,光有數據強還不行。比如,5G有兩個關鍵技術:長碼和短碼。長碼是1964年美國一個教授寫的編碼方式,短碼是2008年土耳其一個教授寫的編碼方式。圍繞這兩個方程,數十年來幾十個公司上萬人在追隨研究,變成了標準,做過就知道有多難。

                                    記者:很多公司在做云計算,華為怎么做出特色?

                                    任正非:云計算方面,其實華為沒有做業務內容,我們只是做一個基礎平臺。這個基礎平臺就像東北的黑土地,上面誰都可以來種莊稼,“大豆”“高粱”“平安城市”“汽車”……其實華為云是千萬家內容的集合。“土地”的改造也很難,直到今年我們也不能說真正做好了這個平臺。傳輸和交換不是平臺,但它是平臺的基礎,華為聯接全世界170多個國家和地區、1萬多億美元網絡存量的傳輸交換,把它轉換成平臺,讓所有的“莊稼”成長,這是我們一個理想。

                                    自我革新:“燒不死的鳥是鳳凰”,把自己變得更加真實

                                    記者:年報顯示,華為2017年的業績很好,為什么還有管理層被問責?

                                    任正非:其實我們做得不好。去年我們公司有一個活動叫“燒不死的鳥是鳳凰”,當時處理了不少高級管理人員,很多人都是降兩級,我也是被處分對象之一,輪值CEO都被處分了。為什么?就是要以此來警戒我們公司管理要走向更加科學化。

                                    記者:您會不會擔心,華為到了今天的體量,會存在大企業病?

                                    任正非:我認為我們現在大企業病應該是很嚴重的,人力資源管理綱要2.0版的目的就是批判我們自己,如何能精簡組織,提高效率。有高級管理人員批判我們自己,說曾經對人的管理都是科學管理,現在怎么變成數學管理?這就是僵化教條了,機構太龐大、太沉重了……董事會成員帶頭炮轟華為,促進全公司警醒。當然,解決這些問題也不是一朝一夕,先炮轟,然后一點點小改革。我們只要看到方向,就能慢慢改革,提高效率。

                                    記者:過去提到華為,都會說華為是“狼文化”,這幾年提得少了?

                                    任正非:我們永遠都是狼文化。可能有人把“狼”歪曲理解了,并不是我們擬人化的原意。第一,狼嗅覺很靈敏,聞到機會拼命往前沖;第二,狼從來是一群狼去奮斗,不是個人英雄主義;第三,可能吃到肉有困難,但狼是不屈不撓的。這三點對奮斗都是正面的。

                                    扎根創新、扎根實業

                                    記者:常聽到華為“外遷”傳言,華為如何規劃下一步發展?

                                    任正非:我們從未想過外遷。我們總部基地永遠在深圳。

                                    記者:之前您也提到過企業改革和創新的關系,科技企業應該怎么推進改革?

                                    任正非:我相信國家會更加開放。第一,通過開放,讓更多的人進來,企業能夠在國際化的環境中公平競爭。第二,現在,經濟發展環境很好,堅持法治化、市場化的道路,就能托起企業的理想和夢想。今天,我們正在認真做好知識產權的保護,這一點做得越好,原創就會越來越多,創新就會無限。

                                  標簽:企業人物,人物訪談,人物對話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BOB官方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