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nth5"></form>
                    <address id="5nth5"></address>

                                  <address id="5nth5"></address>
                                  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人物 文學
                                  • 正文內容

                                  專訪濟南市作協主席張鴻福:詩史輝映,寫“本色近代”

                                  閱讀:677 次 作者: 來源:齊魯壹點 發布日期:2022-05-17 11:25: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文學人物專訪報道。

                                    晚上9點,張鴻福停下敲鍵盤的手,將底稿保存好,準備關機歇息。這是他給自己定下的“寫作任務”:工作日晚上的7點到9點,寫作兩千字,周末再寫一萬字,每周總共寫作兩萬字。在他看來,搞長篇創作的作者,一定要有規律性,千萬不要搞突擊,不要熬夜。這個堅持多年的習慣,讓張鴻福一直保持著旺盛的創作力,一部部長篇小說隨之誕生:64萬字的《左宗棠》、75萬字的《林則徐》、127萬字的《袁世凱》、129萬字的《李鴻章》……

                                    張鴻福,現任濟南市文聯副主席、市作協主席,他還有另一個身份——歷史小說家。能將歷史寫成小說的作家都不同尋常,除了擁有豐富的生活閱歷外,還必須兼具深厚的文學素養和歷史功底,具有歷史學家的嚴謹和深邃眼光。張鴻福便是如此。

                                    近日,在第二屆青未了散文獎火熱征集期間,張鴻福做客文學大咖談,與我們聊了聊歷史和文學的那些事兒。

                                    文學起步:

                                    墻頭上的文學種子發了芽

                                    張鴻福出生于濟南萊蕪的一個山村,初中開始偏好語文。在萊蕪師范學校上學期間,“學步”文學社常常會挑選出學生的優秀文章貼到墻上。“那時候感覺貼上就很厲害了,我就投稿,結果有一天,(文章)真被貼上去了。”張鴻福認為,這個墻頭便是他文學起步的地方,而那篇貼在墻上的文章,正是播撒在他心頭的一顆文學種子,逐漸發芽、生長,激起他的文學夢想。

                                    1988年,畢業后的張鴻福當上了一名鄉村語文教師。適逢《萊蕪日報》舉辦“改革開放10周年”的征文活動,張鴻福便將學校附近餛飩鋪的故事寫成了文章,投遞出去。一段時間過后,這篇名為《餛飩鋪里話變遷》的文章被發表在了《萊蕪日報》上。看到報紙的張鴻福欣喜若狂。“這是我的文章第一次變成鉛字”,自此,張鴻福便邁進了文學的門檻,開始在地方報刊上陸續發表作品。

                                    1997年,對張鴻福來說,是個重要的年份。這一年,他的短篇小說《愛蝕》第一次發表在純文學期刊《山東文學》上。“1997年第9期”,張鴻福記得很清楚。隨后,小說被《小說月報》1997年第11期轉載,又被《佛山文藝》改編成連環畫發表。之后,在《廣西文學》《文學世界》《佛山文藝》《青年文學》《短篇小說》等期刊上,常常能夠看到張鴻福的作品。這種狀態持續了五六年后,張鴻福覺得“老寫中短篇,感覺到頭了”,他想嘗試長篇小說的創作。

                                    創作長篇:

                                    聚焦近代歷史風云人物

                                    相比短篇、中篇小說,長篇小說的創作更加復雜繁瑣,需要提前確定選題、構建框架,而此時的張鴻福卻遲遲未能確定自己要寫作的方向。

                                    轉變來自于一次威海劉公島之行。2003年,張鴻福參觀中日甲午戰爭紀念館,閱讀了館內大量相關史料后,大受震撼,他感到僅從歷史課本上了解的甲午戰爭太單薄,所以搜集資料,創作出長篇報告文學《末路王朝一一中日甲午戰爭報告》。在今天的張鴻福看來,這是一本很不成熟的書,但卻引導他的興奮點集中到近代中國史。

                                    中國的近代史,內憂外患,曲折艱難,很值得書寫,但是該如何下筆?張鴻福起初想從洋務運動入手,但嘗試過后發現難以駕馭。這段歷史涉及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太多。張鴻福轉變思路,開始從代表人物入手,通過描寫人物反映出國家和時代的命運走向。左宗棠,便是張鴻福挑選出的第一個人物。

                                    2012年,張鴻福完成了《左宗棠》的創作,寫完后投了幾家出版社,有的沒回應,有的則要求他把小說大改。各家出版社思路都不一樣,張鴻福覺得出版時機未到,便把小說傳到了網上。網絡文學走紅的路子,傳統文學走起來有些磕絆,但好處是讓更多的出版社看到了這本書。這個時候,長江文藝出版社聯系到張鴻福,希望能出版這本書。2014年,修改后的《左宗棠》順利出版。同年,他的長篇抗日體裁小說《魯中烽火》也出版了。2015年,他的中篇小說《錫王》又獲得了山東省慶祝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征文一等獎。

                                    “之后,長江文藝出版社編輯田敦國老師又幫我策劃了一個近代人物系列,包括林則徐、左宗棠、李鴻章、袁世凱,這樣通過四個人物,可把近代史串起來。”寫近代人物小說的作者不少,但通過系列人物完整講述近代史的屈指可數。張鴻福采納了這個建議,2016年《李鴻章》出版,2019年《袁世凱》出版,2020年12月《林則徐》順利出版。

                                    人物寫作:

                                    歷史為骨架文學作血肉

                                    歷史和文學,是張鴻福的兩大愛好,也與他的工作經歷息息相關。張鴻福當過教師、從事過地方史志研究,現在又在文聯、作協工作,豐富的工作經歷讓他接觸到了許多珍貴的資料,這也為張鴻福的文學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提供了源泉。

                                    然而,歷史和文學之間的區別,常常使創作者在寫作時陷入理性和感性的糾結。再者,歷史資料偏枯燥,文學又多修飾,二者如何結合,寫出新意?張鴻福走出了自己的一條道路。拿寫李鴻章來說,繼續寫他是“賣國賊”,還是標新立異為他翻案?都不是,“我還是寫一個‘本色’李鴻章吧,盡量貼近歷史事實。”

                                    為了力求人物“本色”,張鴻福在寫作前會閱讀200余本(篇)資料。擺在第一位的材料是最原始的檔案資料;參閱的第二類資料是當事人、當時人關于人物的著述;第三類資料則是同時代人的書信、筆記等;第四類資料則是今人發表的關于人物的研究性資料。“我們要尊重歷史,也要尊重歷史人物。”在寫作時,張鴻福將歷史事實與文學虛構相結合,將自己與人物“合為一體”,“重走”一遍歷史,想歷史人物所想,揣摩他們的心理活動。“關鍵點、重大事件必須確保符合史實,絕不能杜撰,人物的情感、思想、語言也必須符合歷史真實;打通歷史邏輯,讓人物活起來,有血有肉有情有感,又必須依賴文學手手段。”這讓張鴻福在創作時有了更廣闊的時代視野和多樣化的寫作角度,筆下描繪的人物更加全面生動、有血有肉。

                                    在張鴻福的筆下,人物不是“高大全”,而是一個個有著優缺點的人。以林則徐為例,禁煙中林則徐的英雄氣概,以及他的憂愁、焦慮、煩惱,后來被發配后想辦法復起等,這些常人的情緒和表現都被張鴻福寫進了作品中。“我絕對不給人物貼標簽、臉譜化。”在作品中,張鴻福還對一些社會細節分外關注。比如林則徐被發配新疆,蚊子把騾馬咬得脊背腫脹,在六盤山上大風吹翻轎子,大雪封路縮在車內過夜等等,這樣的細節更增加了作品的歷史現場感。

                                    今人寫歷史:

                                    “反復讀史才能知興替”

                                    作品什么時候才算寫成功了?張鴻福有一個自己的標準,“在作品中,我和讀者共同經歷歷史,讀者忘記他是在讀小說,就實現目標了。”

                                    “反復讀史才能知興替。”這是張鴻福寫歷史小說后的感受。同一段歷史,在不同時期會讀出不同的味道。歷史小說是寫給當代人看的。“我寫李鴻章,也是想梳理一下‘李鴻章時代’對當代的教訓和警示。”

                                    自2012年至今,在張鴻福的筆下,一個個近代風云人物的形象逐漸豐滿起來:睜眼看世界第一人林則徐,晚清最后的脊梁左宗棠,軟弱的洋務巨擘李鴻章,實用主義的梟雄袁世凱……在這些人物中,張鴻福最喜歡的是左宗棠,感受最復雜的是李鴻章,創作時最下功夫的是林則徐。

                                    長時間的史料研究經歷,使得張鴻福對文言文有點愛不釋手了,他的文風也漸漸轉變成了文言文與白話文相結合的一種風格。對傳播來說,這種風格有利有弊,但張鴻福不打算改了,“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歡,找到屬于你自己的讀者就行”。

                                    在“四大名臣”系列完成后,出版社編輯建議張鴻福再寫一個“近代名商三部曲”。如此,便能從政治和經濟兩方面將近代史這口“井”挖得再深些。張鴻福選取了盛宣懷、胡雪巖、張謇三人進行創作構思。目前,《盛宣懷》第二卷的創作已經完成了一半,按照計劃,到年底時三卷就能全部完成。

                                    不過,除了名臣、名商系列,張鴻福還有另一個想法,之所以花了十幾年時間寫近代史,是因為這是中國歷史的一個重要轉折時期,而中國的另一大轉折是“改革開放”。下一步,他想寫“改革開放”。“寫完名商得七八年后了,七八年后我都退休了,”張鴻福笑著說,“到時候還能不能寫很難說,但是我想到那時候還得寫。中國改革開放故事這么精彩,作為一個作家,不寫會覺得可惜。”

                                    作協工作:

                                    壯大隊伍、助推精品

                                    “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唐天寶四年,杜甫途經濟南時,寫下的這句詩成為千古絕唱。古往今來,數不盡的風流名士、文人騷客涌現于濟南,在這里妙筆生輝,寫下錦繡文章。直至今日,濟南的作家群仍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他們有的獲得過茅盾文學獎,有的多次獲得泰山文藝獎……“濟南整個作家隊伍力量非常強大,現在有一批年輕作家苗頭也非常好”,張鴻福對濟南作家在未來取得更多獎項和成就充滿信心。

                                    自從擔任濟南市作協主席以來,張鴻福將工作重點放在了兩個方面:壯大隊伍、助推精品。其中,在“壯大隊伍”方面,作協打造了兩大作家交流平臺:舉辦線上“泉城文學講堂”,邀請名家做客講課談體會,每月一期,至今已經舉辦十五期;推出線上《海右文學》刊物,三月一期,為初出茅廬的年輕作家提供展示舞臺,“就像我當年在墻頭貼文章一樣,為寫作愛好者提供一個起步的地方”。此外,就是抓好會員發展工作,把更多的符合條件的文學愛好者吸引到作家隊伍中。

                                    張鴻福的第二個工作重點,是爭取領導的支持,扶持助推文學精品創作生產。比如,去年,濟南市文聯啟動了濟南市首批簽約作家的評選,7名作家簽約。也是去年,濟南市委宣傳部與市文聯聯合實施“文學精品工程扶持項目”,扶持了5部作品,已經出版了4部。“今年已經征集到20多部作品入庫。濟南市第十二次黨代會提出要大力提升城市軟實力。優秀文學作品本身就是城市軟實力,‘海右文學’精品工程扶持也強化了‘突出濟南元素、提升軟實力’的導向,提出了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鄉村振興齊魯樣板、紅色濟南、名士文化、百年開埠、善美濟南等方面的選題,提倡作家們多創作濟南特色的長篇精品。”

                                    此外,在市文聯的支持下,濟南市作協去年從全市抽調知名作家近百名,組成10個采風組,分赴全市50余處紅色資源地進行深入采風、采訪,挖掘紅色故事。今年及今后一個時期,市作協提倡作家們加強六個方面的創作:一是時刻關注濟南新變化,講好新時代濟南故事;二是圍繞黃河重大國家戰略,抓好黃河文化主題文學創作;三是發揮文學資源優勢,持續做好“名士文化”大文章;四是挖掘濟南紅色資源,持續推動“紅色文化”文學創作;五是圍繞鄉村振興戰略,創作生產更多接地氣有溫度的鄉村文學作品;六是立足濟南實際,創作更多深受群眾喜愛的主旋律作品。“我們就是想創造條件,讓作家能夠真正把根扎得深一些”。

                                    看好青未了散文獎:

                                    讓部分文學愛好者有了“娘家”

                                    近年來,濟南作家隊伍不斷壯大,在新發展的市作協會員中,有不少壹點號作者的面孔,有的也參加了第一屆青未了散文獎并獲得了獎項。今年1月14日,齊魯晚報·齊魯壹點第二屆青未了散文獎啟動,山東16市作協主席聯袂推薦,據統計,散文獎自啟動以來,寫作者們踴躍參與,積極投稿,目前已經收到了超8000篇作品。

                                    “這種活動很有必要”,張鴻福對青未了散文獎非常看好。他認為,文學征集活動一方面是要評出優秀作品,另一方面是激勵寫作愛好者,為多數人提供一個展示的平臺,“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刺激、鼓勵。”

                                    去年,第一屆青未了散文獎頒獎典禮上,全國政協委員、山東師范大學教授、博導李掖平代表專家評審團分享了評審感受。李掖平曾多次擔任茅盾文學獎的評委,被她點評到的獲獎作者大受鼓舞。“這種經歷他(文章作者)一輩子也忘不了,你說對他鼓勵多么大?”張鴻福說。

                                    在張鴻福看來,青未了散文獎的價值,和市作協一樣,在于讓部分文學愛好者有了“娘家”。作者們在這里受到激勵,寫作更有信心,將來才有可能獲得更大的文學成就。“現在文學遇到瓶頸,特別是傳統文學,得需要我們來扶一把。”

                                    作家簡介

                                    張鴻福,山東萊蕪人,濟南市文聯副主席、市作協主席。2012年來主要以中國近代史為背景進行系列長篇歷史小說創作,已經出版《左宗棠》(全二冊)《李鴻章》(全三冊)《袁世凱》(全三冊)《林則徐》(全2冊)。同時出版長篇歷史報告文學《末路王朝――中日甲午戰爭報告》、長篇小說《魯中烽火》。曾在《山東文學》《廣西文學》《時代文學》《短篇小說》等發表作品50余萬字,部分作品被《小說月報》《中外書摘》《讀者》轉載。


                                  標簽:人物專訪,人物訪談,人物報道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BOB官方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