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nth5"></form>
                    <address id="5nth5"></address>

                                  <address id="5nth5"></address>
                                  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人物 文化
                                  • 正文內容

                                  翻譯家許淵沖:平生不改赤子心

                                  閱讀:2921 次 作者: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日期:2019-02-15 09:41:00
                                  基本介紹:

                                    夕陽下的北大暢春園別有一種歷史感。光線射進斗室,98歲的清癯老人坐在電腦前打字,很慢、很專注,一瞬間,我們都放慢了腳步。

                                    來客已近,許淵沖才突然從寫作中回過神,急忙招呼家人搬凳、倒水。熟悉的“大嗓門”響起,讓每個掛懷他健康的人舒了一口氣。

                                    落座,對面一壁書,手邊一張幾,背后一幅字。除此之外,四白落地,別無長物。在斗室里,老翻譯家生活了數十年,將楚辭詩經、唐詩宋詞變成精妙的英法韻文,又將莎士比亞全集一頁一頁變成漢語。

                                    “百歲前一定要譯完莎士比亞全集!”面對記者,許淵沖豪氣不減當年。

                                    他一生如此。1921年出生,20世紀40年代畢業于西南聯大,經歷過舊中國亡國滅種的危機、見證過新中國百業待興的景象,走過改革開放波瀾壯闊的40年,親歷中國文化重新走向世界的歷程,中國現代史,就是老人一生的回憶。因此,骨子里始終帶著一種經歷過大沉浮的豪邁。

                                    上世紀末,他已經出版譯著60本,涵蓋漢英、英漢、漢法、法漢四種類型。他坦然為自己印了一張名片,上書一行字,“書銷中外六十本,詩譯英法惟一人”,又寫詩以自況:“遺歐贈美千首詩”。

                                    過了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他的作品已破百本大關。英譯《楚辭》《詩經》《西廂記》《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中國不朽詩三百首》幾乎一氣呵成。名片上那句話,也變成“書銷中外百余本,詩譯英法惟一人”。

                                    詩詞是漢語精妙和東方審美的集中表達,是跨文化傳遞中最有難度的部分。在這些翻譯中,讀者見識到了真正的大家的苛刻——既要工整押韻,又要境界全出,古典詩詞有比喻、借代、擬人、對仗,譯后的英法韻文中也要有比喻、借代、擬人、對仗;文言文里所內含的哲學深意,同樣要滴水不漏地放置在另一種文化語境中。

                                    采訪中,記者提及他對老子“道可道,非常道”的經典翻譯,老人大笑,馬上大聲接下去:“Truth can be known, but it may not be the well-known truth.真理可知,但未必是你所認識到的真理。”這是他認為西方文明更應該學習的道理。

                                    有人說許淵沖狂妄。但他覺得,自己狂而不妄。“妄”是浮夸、譖越,“狂”是放達、豪邁。在《論語》的英譯本中,許淵沖把“狂”譯為“radical”(激進、奮發),切中孔子“狂者進取”的內涵。十年前,記者第一次采訪他,他就劈頭來一句,“我們中國人,就應該自信,就應該有點狂的精神”。

                                    最近幾年,更多人讀懂了許淵沖的“狂”。

                                    2014年,國際譯聯將“北極光”杰出文學翻譯獎授予許淵沖。這個國際翻譯界的最高獎項,曾頒發給英國人、美國人、挪威人、拉美人,最終把目光投向了中國。

                                    老翻譯家沒有去頒獎現場,選擇以一封優雅的英文信書面答謝。在歐洲聚光燈閃耀的時刻,他仍坐在北大暢春園的斗室里,繼續翻譯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相比起這個衡量終身成就的獎項,他更大的豪情在未來。

                                    2017年,許淵沖登上央視高口碑節目《朗讀者》的舞臺。他步伐踉蹌,但精神矍鑠、雙目閃光。他率真地解釋名片上那句話不是吹牛,“我的名字比名片還響一點”;他現場朗誦林徽因寫給徐志摩的詩《別丟掉》。讀著讀著,有淚盈于睫。

                                    那一期節目,現場觀眾落淚。沒有看到節目的人,紛紛尋找網絡資源回放。被震撼的記者在報章上寫下了這樣的題目,“許淵沖:以96歲的天真,阻擋了時間”。

                                    又過兩年,又是新春,98歲,依然赤子之心不改。談興一濃,旁人都插不進去話。2019年,新中國將迎來70年大慶,光明日報將迎來70周年,記者請他和光明讀者說句話,他沉吟了一下,對著鏡頭說:

                                    “I have gone through seventy years together with you.”

                                    70年,我和你一起走過。

                                  標簽:人物訪談,人物報道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BOB官方APP下载